当前位置:旅游功略 > 潮州旅游功略 > 正文
潮州记忆随笔
作者:admin    发表时间:2012-12-22    阅读:1049
  潮州旅游攻略_旅游伴侣网
分享到:

潮州记忆随笔友人从潮州寄来了单丛新茶。这次寄来的是老丛肉桂香和乌岽八仙,特意挑选了我从未品尝过的香型,是他的细心之处。因是当季新茶,还特地告知我存放一到两周然后饮,是恐怕伤胃的缘故。不过,急不可耐的我并没有遵照他的嘱咐。我因工作需要于四月中旬离开上海,到达宁波开始了旅居生活。住址是在毗邻余姚江的一间1室1厅的寓所,晚上有时会出去江边散步,或者到仅五十米远的市图书馆消磨时间。但在每一个孤独的夜晚,没有比饮茶更能聊以自慰的,总觉得惟有饮茶才能使我从纷繁的工作中平静下来。我小心翼翼地剪开装有老丛肉桂香新茶的纸袋,取出一团纤细修长的褐色干茶置入盖碗中,将已经烧开的热水注入盖碗,不一会儿,屋子里就氤氲着淡淡的茶香,浸湿了水而展开的茶叶呈现三红七绿的光泽。我啜着热茶,思绪飘向那座以盛产单丛闻名的粤东古城——潮州。这不是偶然,而是一种必然。凤凰单丛充满迷人芳香的干茶和甘爽浓郁的茶汤,对我来说,只不过是怀念那片曾经履踏过的土地的线索。烟雨三月中的那座悠远而闲寂的古城,将永远铭刻在我的记忆里,喜爱单丛也许只是种爱屋及乌的感觉。在暮色之中,我悄悄来到了潮州。老街旧巷,骑楼闭户,青石板的窄窄小路承受着淡淡的灯光。我把背包放在人行道上,眺望着夜色中幽暗的城区。街边小食摊上冒着腾腾的热气,蜜饯、杂货的生意也还没有打烊。寻到了太平路上的百年老店胡荣泉,吃了一碗鸭母捻甜汤,很难想象到,潮州历代干道的太平路,竟然是一条不足两车道的马路,胡荣泉老店,却又是这样的朴素简单。如果是在黄昏,我愿流连在滨江长廊,背靠厚重质朴的古城墙,俯瞰绕城而过的韩江。怀抱韩文公祠的韩山隔江相望,“潮州八景”之一的凤凰塔矗立在远处的河岸上。江中的湘子桥正在重建,来往于潮州和意溪镇的轮渡满载着乘客穿梭在宽广的江面上。三月已入春,何时复春涨?印象中的潮州,总是在缠缠绵绵的细雨之中,不是江南,胜似江南,与晦涩生硬的潮州话比起来,倒还是吴侬软语动听。潮州的春天,总应在润物无声的春雨中勃发了生气,只见淅淅沥沥一过,树叶儿更翠了,花儿也更娇艳了。精雕细刻的檐角上,滴落了一串串的水珠,漾在青石板路的水坑里,来往的人们,都踮起了脚尖,撑着雨伞悠悠然地行走。不多时云收雨散,天空放晴,未来得及挥发的水珠闪烁着耀眼夺目的光芒。然后,数不清的小食摊不约而同地在大街小巷的各处摆了出来,这些小吃极具潮州特色,有春饼、咸水粿、无米粿、鼠壳粿、笋粿、油炸桧,等等。在潮州还有幸听了一回潮剧,我和潮州友人拮雨、清顺一起游览了西湖。清顺是潮剧团的鼓手,每逢周日到西湖客串业余剧团演出,我和拮雨也适逢其会,观摩了半场演出。乐团共有七人,三弦、扬琴、鼓是主要的乐器,低音部分有古典吉他助阵。第一出折子是“辞郎洲”,说的是宋朝末年畲族义军首领张达之妻劝夫抗元的故事。我初次听潮剧,感觉曲调和粤剧有点接近,然而语调大相径庭。折子中段开始,张达妻声泪俱下地激发起张达的民族感情,在女演员的倾情演绎和鼓弦的密集演奏之下,曲调越来越悲愤,听得众人心潮起伏。第二出折子叫“但求无疚在胸间”,折子比较短,由一老者炫技似地说唱。接着还听了第三、第四出折子。演出室内贴着一副对联:清茶通肺腑,心事付宫商。这大概就是每一位演出者共同的心声吧!说到潮州的凤凰单丛,又怎能不提茶人叶汉钟呢?这个中国国际茶文化研究会理事,高级茶艺师,潮州的名人,却具有着热情直爽、平易近人的性格,在三醉网上向各地茶友慷慨赠茶,不遗余力地推广凤凰单丛。我这次去潮州,蒙他预订住所,招待风味小吃,每晚都到他的天羽茶斋喝茶叨扰,蜜兰香、黄枝香、杨梅香、玉兰香、芝兰香一字排开,茶色几近而香气各异,叶兄演示的潮州工夫茶道,如莲花般曼妙的倒茶姿势在我脑海中留下了难以磨灭的印象……在潮州的短短两天,一切都是那样美好,潮州工夫茶,潮州小吃,潮州的古风古韵,和我所得到的关怀,使我深入了这个世界,获得了新的经验。由于假期的短暂,对于期待长时间旅行的我,似乎从一开始就将迎来旅途的终点,然而至今我还日夕沉浸在那强烈的怀念和记忆之中,这并非是每一个我曾去过的地方所能带给我的。我盼望着有朝能故地重游,我眷恋着这座古城。(记于05年5月30日晚)
版权所有 © 清新假期旅行社有限公司/旅伴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2012-2013 粤ICP备13006735号-1